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彩色保险套
田友彦今年三十二岁,在台北的一流公司服务,他的妻子罗美津比他小五岁。 两人结婚已四年了,性生活却越来越有劲儿。大概是为着这个原因,两人之 间还没有孩子。 田的朋友们时常笑他说:「听说性生活过度,就没有福气多子女,你大概也 是属於这种人吧。」 田家除了夫妻以外,还有一个名为露露,今年十七岁的漂亮女佣人。 只因夫妻之间过於亲密,美津终於损害了健康,而住进台大医院疗养了。那 是听从旁人的劝告,每天求诊既麻烦,而且夫妻经常在一起,本来能早些治癒的 病,恐怕也无法早一点治癒,因此才决定住院。 和丽与美津是表姐妹的关系,所以平时和田家亲密的交往,因此,这一次特 地受到美津的恳求,利用暑假中的空闲,每隔三天便到医院来为美津解闷。 今天,和丽晚餐後也轻轻淡抹弄好外出的准备,就要到美津的病房去,临时 因为美津委托她办一件急事,才又叫车子赶到田家去。 当夜幕一步步地逼近,和丽照常也不打招呼一声,便进入屋内。田友彦坐在 走廊下正在纳凉,因为故意不开灯,所以仅仅穿着他白色的浴衣。女佣人露露大 概在洗碗碟吧,厨房方面不断的传来水声。和丽简单的寒暄几句,便和田一起坐 在走廊下,她和田谈好了美津交待的急事,又和田闲聊了半天。 不多久,露露有事前往医院,仅剩他们两个人,田说有东西给和丽看,於是 两个人离开走廊而进入书房。 和丽的男友从两周前便出外旅行,所以近日来她非常想找男人陪伴,忍不住 孤寂之苦,像她这样和田亲密的聊天,总觉得似乎藉此可以填满心里的空虚而十 分高兴。 另一方面,自从妻子住院以来,田也孤闷得很,因此当他眼见和丽美妙的姿 容,便禁不住慾火蠢蠢欲动的感觉。 田把肢膊肘子支在桌上,露出微笑把和丽看得入迷了,而不拿出本来要给她 看的东西。 「快一点拿出要给我看的东西呀!」她说着而露出微笑。 「好!现在就拿出来。」他从书架的一角抽出一本丝质封面的画册,推到和 丽的面前,和丽漫不经心地翻开一页。 「哎呦」她大叫一声,满面通红。她感到彷佛全身的血一下子倒流而来,原 来那是春宫画。 第一章描绘的是,一个像是主人的英俊男子,赤裸着约有两臂大的阳具,许 多女佣人围绕着那男主人,每人手拿樱枝,敞开全裸的股间,以各式各样的姿态 暴露阴部躺卧着。一支蝴蝶在豪华的房间内飞舞,男主人的意思似乎是蝴蝶停息 在那一个女佣人手上的樱花,他就要和那个女佣人寻欢作乐的样子。 和丽既不推却那画册,但也不想阅览。田看和丽没有动怒,特地绕到她的背 後,隔着她的肩膀翻开下一页。 和丽的眼睛,不知不觉已被吸引似地注视着画面。她的脊背上觉得似乎有急 促的气息,股间也不由得开始濡湿了,她的心脏继续怦怦跳动,脸上忽而有如燃 烧的火热烘烘的。 田看到和丽困惑的一筹莫展的样子,便用左手紧握她的手,把另一手冷不防 插入她的下腹部,探索到稀稀疏疏的草丛地带。 「和丽」他温和的叫了一声。 「嗯!」和丽只是应了一声,又默默不语,她一语不发低着头注视那画册的 春画,她呈现弯腰的姿势,使田的手无法达到自己所需求的部位。田认为如此必 然徒劳,於是手从下方伸入,便轻而易举开始玩弄那个部位。和丽被对方这麽揉 弄,一点儿也不抗拒,她迎上腰,两股往左右扩大,显得若无其事的样子,似注 视着春画。 田对她这种不动情的态度,感到轻微的反感,因而越发刺激他的慾火。田的 情绪很不稳定,胡乱玩弄和丽的玉门,她一开始便湿濡濡的,就如同拔掉塞子的 浴槽,排泄大量的淫水。和丽已满头大汗,两眼已出了神,只任那男人摆弄而气 喘喘的。 田认为时机已成熟,便把先前就勃起而硬梆如石的一物,就那麽从後面插进 去。和丽「哦!」的发出一声,脸伏在画册上,面红耳赤,喘不过气来,接着那 一物很顺畅地插到尽头,和丽巧妙的接纳田的阳物,而灵巧自如的应付对方,使 田认为她绝不是初学的人。 於是田把手搭在和丽肩上,往胸前一拉,更加猛烈的继续抽送,两人的股间 发出迷人的淫声。也许那淫声把和丽引导至更快乐的顶点,她忽地发出「呼!」 的声音,暖和和的淫水从深处不断地流出来。田有如被她所诱导,也猛烈的 射出积存得多日的东西。 不多久,两人重新站起,面对而坐。和丽把散乱的头发抚上去,窥视对方脸 似的娇媚发笑。 「和丽,你是头一次吗?」 「嗯!」和丽害羞似的低下头,满面通红。 「你是不是已有经验?和你的男朋友……」 「哎呀!我怎麽有那样的经验呢?」和丽有一点生气,埋怨似的盯着田看。 田轻轻的点头,以讥讽的表情发出微笑,田因为特别喜爱女人,所以轻易地 看穿和丽并非处女。同时,他下决心尽情玩弄和丽,就在那一瞬间,他股间的一 物又勃然地开始澎胀。 田立刻拉出抽屉,东寻西找後,悄悄地取出一个小纸包。和丽害羞似地低下 头,田向她贴近过来,然後,把手搭在她的肩膀,用两手捧着和丽的脸,即对花 苞似的嘴唇接吻,以热切的语气低语:「我们再来玩一趟!」 「我不要!!」 田不管对方意向如何,硬拉着她,但她也不拒绝,於是,田立刻把她推倒, 使之仰卧,毫不留情地挤进去,又把衣角往左右卷起来,使得和丽的肚脐以下全 都赤露,红色的腰带在雪白的肌肤,显现那妖艳的娇态。 田发疯似的推开她的大腿,把自己的下半身紧贴在她的下半身,即把自己翘 起的那一物,贴在玉门,一口气攻进去。他的阳物虽怒胀,但因刚才溢出的淫水 太多,一滑溜便插到底了。 田向来嫌恶平淡无奇的性行为,他把玉门底部插了一会儿,便抽出自己的巨 根。他弯着上半身往後挪,使嘴贴在女方闪闪发亮的玉门,即拚死拚活地舔起来 了。她闭着眼享受那快感,他的手从纸包中取出一种东西,便套在那雄赳赳的一 物上。 他完全套好後,则重新备战,某一种好奇心勾起田的肉慾,和丽只是闭着眼 睛,任田摆布,他紧紧接纳他那一物,套着吓人的变形保险套。那保险套有着红, 黄,紫等各种鲜艳的颜色,上面布满着红色的刺和黄色的颗粒,而且有大豆般的 褐色吸盘附着在龟头状的部份。当然,这些都是柔软的橡胶制品,任凭粗鲁地使 用,也不致伤害阴阜任何部位。 田的一物套上了那怪物,显得大大的勃起而硬梆得令人吃惊,因为他的巨根 已具备如同穿戴盔甲一般的威仪。田以稳定的态度,涂抹厚厚的唾液,但不愿立 刻采取行动。他把那头部贴在花门,一来一往地摩擦阴部的上面,摩擦时又时强 时弱,千变万化给予磨擦。 由於田使用这种特异的东西来巧妙的摩擦,所以和丽的阴部便感到异样的兴 奋,不断地蠢动而涌出的淫水把阴部染得潮湿不堪了。和丽一开始便闭着眼睛, 所以不知道田企图什麽阴谋。 她只感到快活,那是有异於平常的快感,和丽着急的不得了,为何对方还不 插入,只好皱着眉喘气。 田一点点一点点开始摇摆腰部。然後,每隔三次有一次,或每隔五次有一次 大力顶撞,并渐渐加快速度,而且增加其深度。田经常惯於望望发出淫声的交合 部位,或是为畅快的苦闷而变化的女人表情,为所欲为地给予玩弄。 和丽无法应付来袭的快感,终於咬着牙也禁不住发出呻吟声。她有时抬起屁 股,不断的摇摆,为着不断来袭的快感,溢出大量的淫水,男方的一物已完全埋 在内部,悠然自在地反覆抽送。 女方的玉门已溢出大量的白泡沫,所以响起吧喳吧喳的响声,田看出和丽已 完全投入了,这才把女方的腿高高地扛在肩上,把上半身骑在女人身上,抱住女 人的肩膀,大大的从小口往内部深处撞上去,她紧闭着的眼睛溢出了眼泪。 现在,他把浑身的精力,对准那玉门,时深时浅,乍缓乍快,尽其秘术而攻。 和丽没命的抱着他的脖颈,猛烈的扭动腰。保险套的刺和颗粒,扎到意想不到的 部位,而且纵横交错的锯状物,又胡乱搔她的内壁和外阴的秘肉,同时龟头的吸 盘每逢抽送时,便吸住阴部深处。 和丽感到自己未曾经验的敏锐快感,一阵阵的痛快渗入体内,她感到血肉打 成一片而溶化似的感受,死抱着田的身体,摇摆腰而咬着牙齿。她气喘喘的上气 不接下气,披头散发,一会儿抽抽搭搭地哭着,一会儿又欢天喜地而扭动身子, 阴部热烘烘的,溢出淫水甚至发出微微的响声。 溢出来的淫水沸腾,而冒起白泡沫,从她的阴口而至臀部,大量地濡湿了那 一带地方。和丽遭到这意外而毫不留情的攻势,也许生命之泉也乾涸了,几乎陷 入昏睡状态。她闭目而横卧着,但是身上微微抽动,显得似乎在陶醉於快感的余 韵中。 不多时,田拔出那雄赳赳的一物,便迅速的拔掉保险套,立刻又插入玉门, 他抱着和丽的肩,骑上去,再次把腰摇摆起来。片刻,他以骑在和丽身上的状态, 动也不动。 事後,田才对和丽说明那变形保险套的秘密。 「怪不得,有奇异的感觉……」和丽说着,拿起了揉成一团的保险套,弄开 来一看。 「你这个人真下流,这麽羞耻的事,你倒也干得出来,我实在看错人了。」 她温和的盯了他一眼说。 不久之後,田把和丽送回家。 「你觉得很舒服吧!」 「是啊!可是内部还在火辣辣的痛呢!」和丽害羞的说。 「假如不是火辣辣的痛,你是不是盼着再乾……」 「我不知道。」她倔强似的说。 而後,和丽常利用美津住院,公然到田家,沉溺於短暂的快乐了。 [全文完]